我是一個長期從事白色恐怖歷史研究的工作者,但在面臨自己所愛的人遭受牢獄之災的時候,心裡依然會非常的惶恐與不安。我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,仔細的思索。我知道在白色恐怖歷史裡面,在一個國家的法治依然沒有達到國際水平的時後,任何的法律辯護,都是沒有用處的。我們只作人道與人權辯護。因為該特別法不是建立在普世的價值之上。

因此,我很慎重的向大家宣布,我將放棄聘請律師,不做法律性的無謂辯護。

所有的人權工作者,所有把希望帶到任何一個需要人權伸張的角落,都是無罪的。因為此類奉獻行為將增益人類文明。

我先生帶著這樣無私的對人類的愛,我相信他的行為絕對是值得被尊敬的

我決定,親自前往北京,去瞭解狀況,去營救我的先生。

 

李明哲妻 李凈瑜

2017/3/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