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我的先生李明哲是一個人權工作者,我從大學時代認識李明哲,相知相戀20年來,他一直是一個關心公共事務、關心人權,而且熱情洋溢的人。作為一個人權工作者,他一直高度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。

二、台灣曾經有過長達近半世紀的威權歷史傷痕。研究過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檔案,我非常清楚的知道,李明哲目前所面臨的煎熬。這幾年,中國政府以強迫公開認罪的偵訊影片,例如:瑞典人權工作者達林、709律師等,這些都是酷刑逼供下的產物。台灣曾走過白色恐怖的威權歷史,我們有過傷痛,請中國政府不要再喚起台灣人民對傷痕歷史的痛楚。

三、我先生的李明哲長期透過網路與群友分享台灣的民主經驗,他關懷人權議題,把希望傳達到需要溫暖的地方,這些行為,在文明國家的標準,都是無罪的。
李明哲妻 李凈瑜
2017/3/29